遠瓮| 昹譴| 陔猿| 種擘| 酴旂| 憚假瓮| 渠藝| 源傑| | 湮源| 挕哫| 陔泬| 粹捇| | 劼攝杻衵よ| 堁輿| 晊踩| 酗怍| 幛隅| 楊踱| 陲盺| 秫傑| 肅④| 割傑| 畛景| 鱖阨| 劓瓮| 陔梅| 挕哏| 埬栠庈| 瞻鰍| 昹盺| 馽抾| | 憚瓮| и赽碩| 鰍捶| 啞迶| 酗猿| 猿瓮| 傘僚| 鍾韏| 伈捇| 鱖刓| 缾笣| 豻④| 阨蜓| 挕譴| 疏躇| 屢陲| 隅晚| 狦踩| 塗鏗| 驛瓮| 柈輿瘋杻| 茼傑| 邧齪| 傖挕| 堁襞| 哫趙⑹| 蚗怍| 湮陔| 癒假| 馨蚨| 紳挀| 酗啞刓| 砱瓮| 燠終| 咘荻| 耋瓮| 蟀堁誠| 晊憚| 畛景| 撅Э| 湮假| | 陔匙嫌誥酘よ| 梒⑧| | 珈朊| 扆菟| 壅笥| 廗埬| 朸躂| 裘肅| 眝謎| 蟹刓| 試舷| 撳譴| 陔罣瓮| 還谹| 槽躂佴| 偕偕洈| 悁傑| 嘐栠| м笣| 還狦庈| | 塗撳馨よ| 虞鰍| 恦栠| 褪嫌ц酘秫笢よ| 膘栠| 党恅| 呦譴| 拻怢| 嫘す| 憚躂禷| 嫘昹| 伈瓮| 疺鰍| 鰍漆| 鎮嫌艙| | 恟埭| 觸す| 犧赽刓| 鴩瓮| 陔頗| 檢縐赽| 嘉桾| 湮籵| 蜱捶| ④栠| 蜑瓮| 踢笣| 陔匙嫌誥酘よ| 狦眧| 昹拫紩鐃цよ| 膘穇| 痔珧| 陓栠| 債嫌皎杻| 綻假| 嶺谻| 蚗隅| 怍懂| 嗣豐| 貌刓| 飲埱| 瘀銖| | 頗肮| 邧啡| 桲俜淜| 樁赶| ч啞蔬| 綬鰍| 檀溶| 鱖屙| 妦絟| 僮酗鍛| 皊荻| 陔踩| 踢刓| 悎眧| 欷④| 籵傑| | | 堁栠| 蔬蚐| 狦碩| 陝親劼| 刓栠| 絒徶| 踢笣| 控縸| 譴Ч| ц埭| 綬控| 侐赽卼よ| 豻補| 恲瓮| 檄瓮| 淔猿| 譴疏| 芞躂戺親| 賑瓮| 酘僚| 旮詀| | 栱刓| 璨阨| 笳瓮| 傖飲| 璽艙| 齊⑨| 螳蔬| 奻誰| 菾傑| 假翻| 惘倓| 喟獰| 攽嘗| 湮肮庈| 劼模迋| 淜匙| ь碩藷| 抸秝| 需栠| 邧賽| 騰陲| 湮源| 喟陓| 敆踩| 酘堁| 蘋蔬| 獐踞綴よ| 欷笣| 甡擘| 敆晚| 桲控| ч瓮| 衼攷| 匙鎮| 奻蚝| 羹瓮| 紩漆| 拻茠| 妀阨| 鴩瓮| 燭坒| 饒ぞ| | 詢倯瓮| 酗ь| | 蘋迶| 瘀④| 皊栠| 伈ざ商| 淜艙| 挔笢| 親嶺鎖甡| 蛪囡| 蚗吨| 崨黨| 醫鰍| 碩埭| 嘉泬| 倓砱| 桭祔| 陲捶| 庄倓瓮| 痰刓| 啋庌| 痀涽| 詭擘| 癒赽| 奻鰍| 縝妦| 陝毚怍| 踱嫌毚| 鎮晚| 獐踞よ| 衾飲| 毞淜| 籵蔬| 樁囡| 瞳踩| ね傑| 淜艙| 錘漆| 挕犖躓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【字裡行間】胡懷琛的古文研究法

2019-09-19
■這書一邊讀一邊思其筆法,必有所益。 作者提供

黃仲鳴

翻古書,看到劉禹錫的《陋室銘》,低首吟一遍,喜甚。這篇是古文經典,也是我最喜之文。短短八十餘字,其韻其意其景其情,若干若干年後,仍難以忘懷。

日前,在書坊看到胡懷琛編的《古文筆法百篇》(香港中和出版,2019年),購之歸家,一翻就翻到劉禹錫這篇,真的是有緣!胡懷琛將之歸入「感慨生情法」,是否適當,讀者細嚼,自行評價可也。

這書原名《言文對照古文筆法百篇》,成書於一九二ま年代。所謂「筆法」,是指「行文之法」,包括文章的謀篇佈局特點、寫作手法、文學上的表現手法等。胡懷琛按不同筆法特點將選文分為三十二類,選文範圍自先秦至明代,大都為經典之作,短簡淺顯,可誦可背。

胡懷琛(1886-1938),特立獨行,甚有個性,十歲時應童子試,不願作經書試題,於試紙上書:「如此淪才亦可憐,高頭講章寫連篇;才如太白也遭誦,拂袖歸來抱膝眠。」其狂放如此。二十歲再試,因不避清帝諱,被黜。從此不應科舉,不作八股文與試帖詩。宣統二年(1910)受聘《神州日報》為編輯,接受新思想,毅然剪辮,鼓吹革命。自此穿梭於各報社,勤奮著述。

胡懷琛對古文甚有心得,著作《國學概論》、《墨子學辨》、《老子學辨》等,並有《中國文學史略》、《中國小說研究》、《中國戲曲史》等,俱為我青少年時所愛讀。

這部《古文筆法百篇》,以前未見。胡懷琛分門別類,只語譯,只引清人的評點,有法而無闡釋其法。如上引劉禹錫之文呼為「感慨生情法」,如何「生情」,讀者自嚼可也。另如事理辯駁法、一字立骨法、抑揚互用法、逐層推論法、一氣承接法、夾敘夾議法、匣劍帷燈法,步步傳神法等,一邊讀一邊思其法,自會賞心樂事,拍案叫妙也。例如李白之《春夜宴桃李園序》,亦為我之好;胡懷琛歸入為「馭繁以簡法」,以「天地」、以「萬物」、以「光陰」、以「過客」,勾出「為歡」,再而以暢飲為快,以詩抒懷,正是由大塊到-己的歡樂,李白酣然寫來,去繁聚焦,誦之真可一伸雅懷,簡單寫來,確是佳作。

胡懷琛讀古書有三字法,這是他針對胡適之說:「讀書要如金字塔,要能廣大要能高」而擴充的。第一字叫做「精」,第二字「博」,第三字「通」。「精」就是「要能高」。「博」就是「要能廣大」。「通」含二義,其一貫通也,而不為見聞所限,不為門戶所囿;其二能夠通達,就是讀死書而能活用;將書讀「死」而能「翻生」,看來有所困難,依照我的經驗,童時只知死背爛讀,其後始有所領悟,那「書」便「活」過來了。

胡懷琛這部《古文筆法百篇》,亦即《古文觀止》這一類書,但其立意更為明確,讀而思之,得益彌深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綬陲笱栺部 條窒俍綸肮 鎊馨郥 圉族刓觼部 譴假誰耋 蹴栠庈 鎮爵 栦模傾 酴坒啣ぞ
挕輿藷昹 嘈模蚽游巹頗 忭埶爵 麻屙豐 す僅俋砃倰馱珛樓馱⑹ 橑褊 濘栥檀 珛鏍淜 碩控卼揹部迻楢
恅隴坒 雁殤盺 鰍諳繚 笢貌摒釦 踞泬 苤夤綸肮 睿笲 坢妦虛誰耋 湮躂Э繚訇芩繚 躇堁萇陓擁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